當前位置: 首頁 >> 彭山旅游 >> 美麗彭山 >> 正文
孝傳千古——李密的故事
發布時間:2016-02-17    作者:區旅游局   信息來源:

 

李密的祖父李光曾任朱提(云南昭通的古稱)太守。公元224年,李密在武陽龍安村降生了,李光在朱提聽到消息,為孫子取名李密。李密半歲時體弱多病的父親去世,四歲時母親改嫁。李密由祖母劉氏撫養,長到九歲才勉強能自己行走,他孝順體恤祖母。為了減輕劉氏的困苦,這年李光把李密接去了朱提。在李密初諳世事,一心讀漢書經文的時候,他的祖父不幸在朱提撒手人寰,臨終他拜托孟孝琚多多關照李密。          

孟孝琚不負故友重托,留李密在朱提讀書。在李密十五歲時,他念祖母孤苦,執意要回龍安村照顧祖母。李密回到龍安村,當年被武陽太守推舉為孝廉。          

家里失去祖父的經濟依靠,加之祖母年老,田地收成逐漸減少,生活陷入貧困。李密深愛讀書,又心疼祖母操勞,每日清晨便起床牽牛上九峰山放牛,他把《漢書》捆成一坨掛在牛角上,牛放到哪里他就讀哪里,他“牛角掛書”的讀書精神深為人們稱頌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十七歲,被孟孝琚以官學弟子的身份舉薦入文翁學堂。李密更加刻苦學習,對《左傳》尤其研讀深透?!蹲蟠肥譴呵錟┠甑目濁鵜?,以孔子的《春秋》為基礎,評述了春秋戰國的歷史,是儒家的重要經典著作,從中李密懂得了一些治國安邦的道理。在文翁學堂,李密的文章受到師生的推崇?;車哿蹯墓飴淮蠓蜈壑?,是個博學廣識,潛心學問的人,是蜀國的名儒。譙周到文翁學堂來考察,看見了李密文章的功底,深以為然,便取他為蜀漢“守尚書郎”。一年后升為“尚書郎”,在漢后主劉禪的左右處理政務。李密沉默寡言,論事書文,條理清晰,譙周的門生??湓蘩蠲?。把他好比孔子的得意門生子夏和子游,以才思敏捷文學著稱。李密對譙周像長輩一樣愛戴,以弟子的虔誠侍奉譙周,令譙周常常感動于他的孝心。孟孝琚和譙周相見于蜀漢成都,少不了談論犍為郡武陽的青年才俊李密。李密做了三年尚書郎,被懷帝劉禪推薦給大將軍姜維任主簿,處理軍機要務。          

前蜀漢祖劉備的遺臣諸葛亮是蜀國主政的大臣。他吸取劉備單力赴會與魏國曹操征戰的失敗教訓,采取聯吳攻魏的外交戰略。蜀國和吳國有后“合肥之戰”的傷痛,重修舊好是需要膽略才能使吳國消除芥蒂聯合抗魏。李密奉命出使吳國訪問孫權。孫權抱有成見對初出茅廬的李密并不在意。一日,孫權與李密談道論義時,孫權說:          

“在仲昆之間,我寧原為弟,”          

李密卻說:“我愿意為兄?!?         

孫權說:“你為何原為人兄呢?”          

李密答:“為兄,則供養孝敬父母的時間多一些?!?         

孫權及群臣無不嘆服李密的孝心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的淵博的學識,雄辯的口才和人格魅力頗受東吳君臣的賞識,孫權最終被李密的誠懇說動,消除彌隔,結成聯合抗魏的統一戰線。蜀吳聯盟有效竭制了曹操雄霸三國的野心,一度保持三國鼎立的局面。李密在劉禪降魏后回到了家鄉武陽保泰鄉龍安村。祖母雖村野民婦,聞蜀已亡國也痛徹心扉,臥病不起。李密夜不解衣,親自熬湯煎藥,先嘗過后,才一勺一勺地匙喂祖母。望著祖母垂垂老矣,一輩子含辛茹苦,無以報答老人家,每每潛然淚下。          

公元265年,司馬昭之子司馬炎廢除魏帝曹奐,自立為帝。國號晉,定都洛陽,史稱西晉。李密時年已不惑,已封妻蔭子,育有六個兒子。以前身在朝廷政務繁重,與妻兒離多聚少,現在一切歸于平淡,隨妻子侍稼穡,躬耕勞作,敬祖育子,在離亂的日子里,李密把心安放在故土。          

三月寒食節(清明節)。李密的祖母,劉老太要去龍門橋的祖墳掃墓,李密請來滑桿,一家老小便踏上了清明掃墓的行列。祖母已十多年沒上祖墳了,幸得李密有閑孝敬,得以到龍門橋的祖墳看望李光公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護著祖母回到龍安村,作為一個亡國之臣,不能實現祖父的夙愿,只能做學堂先生了。李密的學堂很有名氣,連武陽城池的弟子都來他的學堂讀書。就在李密把教書作為余生的寄托的時候。景耀六年(263)年冬,征西將軍鄧艾慕李密的才華,請他出山擔任大將軍主簿,詔書上蓋有晉武帝司馬炎的玉璽。李密思襯半晌,說自己放不下學堂這班弟子,況祖母年事已高,兒子年幼上學,以奉養祖培養兒子為由,婉言拒絕了鄧將軍的聘請。          

公元267年,晉武帝司馬炎立太子。召集眾臣商議聘請太子洗馬(先生)的事。鄧艾說:“蜀國舊臣李密熟讀經書,文筆一流,正在家鄉立旌授學,何不詔為太子洗馬?”司馬炎已知鄧艾聘請李密出任主簿的事受阻,可太子洗馬關系國策國計的大事,必須請一個德高望重的先生才成。司馬炎當即下詔征李密為太子洗馬,輔助太子政事、文理。          

詔書下了幾次,郡縣的官吏也不斷催促,可還不見李密應詔。司馬炎便詔武陽太守逵,務必通知李密前往洛陽應詔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第一次接到詔書,心里就七上八下,不知如何是好,事過一二,不能再三??は氐墓倮舴夥獯呤?,州刺吏的信馬剛去,郡太守的文書又到了!李密望著年邁的祖母,想到妻兒,心如刀絞。          

是夜,他夜不能寐。祠堂里祖母的木魚聲急急傳來,他掌燈到書房,面對窗外龍潭的寒山冷水,想起祖父李光,以赤子的拳拳孝心,陳亡國之臣的惶恐,感天地之悠悠,唯忠孝不能兩全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言:“臣以險釁,夙遭閔兇。生孩六月,慈父見背;行年四歲,舅奪母志。祖母劉,愍臣孤弱,躬親撫養。臣少多疾病。九歲不行。零丁孤苦,至于成立。既無叔伯,終鮮兄弟。門衰祚薄,晚有兒息。外無期功強近之親,內無應門五尺之童。煢煢孑立,形影相吊。而劉夙嬰疾病,常在床蓐;臣待湯藥,未嘗廢離。          

逮奉圣朝,沐浴清化。前太守臣逵,察臣孝廉;后刺史臣榮,舉臣秀才。臣以供養無主,辭不赴命。詔書特下,拜臣郎中。尋蒙國恩,除臣洗馬。猥以微賤,當待東宮,非臣隕首所能上報。臣具以表聞,辭不就職。詔書切峻,責臣逋慢??は乇破?,催臣上道。州司臨門,急于星火。臣欲奉詔奔馳,則以劉病日篤;欲茍順私情,則告訴不許。臣之進退,實為狼狽。          

伏惟圣朝,以孝治天下。凡在故老,猶蒙矜育;況臣孤苦,特為尤甚。且臣少事偽朝,歷職郎署,本圖宦達,不矜名節。今臣亡國賤俘,至微至陋。過蒙拔擢,寵命優渥,豈敢盤桓,有所希冀?但以劉日薄西山,氣息奄奄,人命危淺,朝不慮夕。臣無祖母,無以至今日?祖母無臣,無以終余年。母孫二人,更相為命。是以區區不能廢遠。          

臣密今年四十有四,祖母劉今年九十有六;是以臣盡節于陛下之日長,報劉之日短也。烏鳥私情,愿乞終養!臣之辛苦,非獨蜀之人士,及二州牧伯,所見明知;皇天后土,實所共鑒。愿陛下矜愍愚誠,聽臣微志。庶劉僥幸,卒保余年。臣生當隕首,死當結草。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,謹拜表以聞!”          

《陳情表》辭語懇切,凄惻婉轉。表到朝庭,晉武帝看了為李密對祖母劉氏的一片拳拳孝心所感:“看來這個讀書人高雅的名聲,并非圖有虛名啊?!?         

建國當以忠孝治天下。不僅同意李密暫不赴詔,還嘉獎他孝敬長輩的孝心,賞賜他奴婢二人,并指令武陽郡發給他贍養祖母的費用。          

李密得到晉武帝“暫不赴詔”后,在家悉心照料祖母,直到告老送終,把學堂的授學委以一個鮮姓秀才,這才以太子洗馬應詔到洛陽。          

上一條:壽星谷荷花
下一條:?;ǔだ?/a>

關閉